现代城市雄起意志需要大型运动会的磨砺

发布时间:2020-09-03   转载请注明:http://thewalabotdiyreview.com/xueguojitiyu/2020/0903/41.html 
字号:

  在大运会倒计时一周年这个特殊节点的系列活动和成都本地媒体的相关稿件中,大运会顶级赞助商名字和logo鲜有呈现。而在足球世界杯、奥运会等全球顶级体育赛场上,赛事组委会会时时刻刻考虑并充分保障官方合作伙伴的权益。

  有着“天府之国”“锦官城”之称的成都在数千年的发展中,闲适、文艺的特色一直都很鲜明。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赛事落地生根,最终目的是要聚企业聚人心,吸引各路体育企业纷至沓来,促进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这关键要看成都能否打造一个尊重体育产业发展逻辑和市场规则的营商环境。

  当前,我国体育产业发展面临一些主要问题,消费乏力、专业人才不足、产业结构不合理、缺少国际品牌和标准的决定权等。因此,成都在推动体育产业升级实现高质量发展的过程中,需要体育部门具备真正的开放意识和对市场规则的尊重。

  在全球坐标系里,城市现代化水平离不开一个易被忽略却又极为重要的衡量维度,那就是体育的发展水平。已经领衔国内新一线城市、目标世界城市的成都,正在全力打造“世界赛事名城”,通过承办一系列国际性大型赛事,来提升这座西部城市在体育维度上的竞争力。

  三年过去了,成都的“东进”热土与日俱新,新的城市空间谋篇布局加速发展。但正如平静的水面需要一阵东风才能翻涌,成都的新城市空间,也在等待一个契机,点燃由“谋”到“活”的引擎。

  但成都对于未来的想象从未停止。面临多重历史机遇,成都瞄向更高定位,向“世界城市”发起冲刺。为此,成都“越过山丘”,为自己谋划了一个更具发展承载力的城市地理空间。

  继去年成功承办世界警察与消防员运动会和成都马拉松成为世界大满贯候选赛事之后,成都又将于一年之后举办素有“小奥运”之称的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以下简称“大运会”)。

  通过东安湖、大运村等大运会重点项目建设,成都加速优化东进区域的城乡空间布局、塑造产业经济地理。场馆建设拉动了投资,而相应片区也进行升级打造,集产业、生态、生活、城市功能于一体。东西城市轴线、天府国际机场高速、轨道交通18号线等交通项目的建设,为城市未来发展提供了基础设施的支撑。同时,也倒逼着城市迅速提升治安、交通、环保等公共服务能力,高效面对空间蝶变阵痛,实现城市空间能级飞跃。

  在大运会倒计时一周年的紧张筹备之中,成都的雄起意志也展露无疑,成都能否在筹办大型运动会的磨砺中实现期待,也是成都大运会赛事之外的一大看点。

  这些赛事,将持续激发着城市空间活力的升级。体育场馆的建设、场景空间的升级、赛事氛围的营造,最终会让每个市民受益,也助推着成都城市未来发展,让“谋赛”与“谋城”深度契合。

  2300年城址未变,成都人在“两山夹一城”的地理格局中,装下了锦官城繁华厚重又活色生香的“历史长卷”。

  曾经阻隔城市地理的龙泉山脉,被规划为龙泉山城市森林公园,变为连接城市“两翼”的城市绿心。“两山夹一城”变“一山连两翼”的城市格局大破题,让曾经的“边缘”自动消解,更大的空间有机相连。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国际大型运动会,也是一个国际关注的舆论场。在国际大型运动会的筹备过程中,成都如何借助将连续举办的大运会、世乒赛、世运会的体育赛场,面向全世界讲好这座西部城市雄起的故事,值得我们期待。

  细节暴露“短板”,但同时也意味着未来更值得期待。只要在接下来一系列的大型体育赛事承办中,体育部门不断增强开放意识,不断优化尊重体育产业发展逻辑和市场规则的营商环境,成都必将在体育产业发展和世界赛事名城建设上实现更多期待。(记者 丁峰 王梦)

  随着大运会日程的推进,成都市从街头装饰到社区动员,办赛营城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但一些基层社区为迎大运而仓促举办的全民健身赛事活动,却还存在表面文章,甚至有仓促拉人头凑份子的现象,从赛事策划到参赛组织,并没有把体育精神和规则意识贯穿在一个个的小型赛事中。

  两年前,英国媒体曾炒作国内一个全民赛事出现集体违规事件的舆情,值得正在建设赛事名城的体育部门深思,如今网上还不时能看到网友对首届成都马拉松至今没有公开通报处罚套牌替跑违规行为的吐槽。

  只有打造好体育赛事及产业的营商环境,成都的世界赛事名城建设才能真正得到全球的瞩目。而体育营商环境的优化有着其特殊性,不是一阵风,更不是通过几场大型赛事承办就能够一次性达标的问题,这是一项长期、系统性的工程,这对于远离经济战线的体育主管部门来说,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以大运会的筹备点燃“东进”空间发展活力的同时,成都也将各种赛事的场馆和空间分布在了城市的各个区域,既节约了资源,又盘活了空间。以2019年成都举办第18届世警会为例,警用摩托车技能赛场地位于亚洲最大的单体建筑新世纪环球中心,楼梯竞速场地在成都银泰中心。而山地自行车(障碍赛)设在了桂溪生态公园天府绿道上,沙滩排球则设在了江滩公园。这样的设定,构筑了成都的活力空间,助力成都获得了赛事品质与城市发展的双丰收。

  世界著名的体育市场情报服务商Sportcal发布的最新全球赛事影响力城市榜单中,成都已经由第89位跃升至第28位,进入全国前3。

  几年前,在成都市新经济发展大会上,成都市委主要领导邀请一个创业于成都却落户于贵阳的企业“货车帮”创始人在大会上发言,其深意不言而喻。

  2021年大运会举办权“花落”成都,正是这样一个契机。这一落子,“东进”发展活水翻腾,浪花激荡,百花齐放。

  而体育作为跨域国家和地域界限的“通用语言”,除了有休闲娱乐的部分,更直抵人心的是赛场中争分夺秒的竞技意识,是对于比赛规则的尊重和敬畏,是清晰明确的边界感。

  气质松弛的成都,在雄起的过程中,需要用大型体育赛事的磨砺来讲好这些“通用语言”。

  世警会小试牛刀后,成都大跨步向前。2022年世界乒乓球团体锦标赛、2023年第18届亚洲杯足球赛、2025年世界运动会大运会之后,还有更多高规格的赛事将落地成都。

  出土战国的“嵌错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汉代“剑舞”画像砖、宋代“打马球”砖雕等文物,反映出成都体育文化中休闲的一部分。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企业时政
学国际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