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日本军票索偿无果的香港老人:要讨回公道

发布时间:2020-09-13   转载请注明:http://thewalabotdiyreview.com/ribenjunyan/2020/0913/659.html 
字号:

  长于小康之家的林彦斌只好跟随父母,到位于九龙尖沙咀半岛酒店附近的汇丰银行排队,与许多香港人一样,无奈地将血汗钱奉上换成军票,“当时有日军睇住(看守着)人排队兑换(军票)。” 中新社香港8月27日电 题:手握日本军票索偿无果的香港老人:不想含恨而终日军占领香港,除了改变了港人手上的货币,还带来社会动荡,破坏了许多人原本平静的家庭生活。林彦斌的父亲眼见沦陷后百业萧条,干脆结束小生意,一家原本无忧的生活变得艰难,失学的林彦斌更要到处寻找工作。多年来,由手持军票的香港市民成立的香港索偿协会,每年的7月7日(“七七”事变)、9月18日(“九一八”事变)等中国抗战重要纪念日,便会发起游行、风雨不改,2020年9月10日时事新闻播报。前往日本驻港总领事馆,要求日本政府道歉赔偿。步履蹒跚的林彦斌,每次都参与其中。 “在收音机听到日本投降,大家都好(很)开心,但接下来是忧虑。忧的是日军一走了之,手上军票变成废物。”时至今日,家里仍存放10万多日元军票的林彦斌说,当初父母用20至40万港元兑换而来的军票,可买许多东西,“上世纪70年代,九龙红磡一间600多呎(约55平方米)的住房,只需3万多港元。” 据香港索偿协会的资料,日军最初规定每2港元兑换1日元军票,至1942年7月23日改以4港元兑换1日元军票,1943年6月硬性规定军票为香港唯一合法货币,港元和其它货币一概禁止流通。日军搜刮到的港币、外币,则被运往澳门购买军用品、日用品等。 1941年12月25日,香港沦陷之时,林彦斌只有14岁,一家三口住在九龙尖沙咀区。他忆述,日军攻占香港后,很快就宣布发行军票,强迫香港市民以港元兑换,“如果有人不去兑换,在身上或家中搜到港元,就一定杀头。” 但刘文说,该会虽在1998年获日本地方法院承认日军发行军票的事实,但法院称由于日本尚未订立赔偿法,故日本政府未可作出赔偿。林彦斌还依稀记得,日本投降前香港粮食价格达到了最高峰,“最初每斤大米要17日元军票。最后,每斤大米升到300日元军票,每斤生油也要300日元军票。” 出生于1939年的刘文,是二战的第二代,近年背负起许多香港人向日方追讨道歉赔偿的使命。他说,1993年起,该会在日本法院共进行28场官司,要求日本将每1日元军票,兑作200日元作赔偿。林彦斌说,自己算是幸运,经朋友父亲的介绍认识了一位朋友,继而可以在一家杂货铺打工,“香港当时米粮很缺乏。每周我回家一次,老板都送我油和食米。我好好彩(很幸运)有这份工,才能保命活到今天。” “我们今时今日不是要靠这些钱(赔偿)吃饭,最重要的是讨回公道和正义。”刘文说,许多港人当年面对财产损失,甚至一夜破产,不少人含恨而终。现在大部分亲历日据时期的老人已经逝世,希望早日成功追讨日方道歉赔偿,让逝者得到安慰。(完) “你说你未有赔偿法,可是已经过了十几年,为何还不立法赔偿呢?这就是拖赖。”刘文说,每张日本军票上都印有“此票一到即换正面所开日本通货”的字句,说明每张军票兑现是有保证的。包括林彦斌手中的10万多日元军票在内,日本当年在香港发行约19.5亿日元军票。香港索偿协会主席刘文指出,至今,约3500个家庭已经在该会登记,他们手中仍持有约5.4亿日元军票。他个人也保存着父亲、叔伯留下来的8万多日元军票。刘文补充,当年香港的军票是由横滨正金银行负责发行,这家银行是今天三菱东京UFJ银行的前身。三菱东京UFJ银行是三菱公司属下的子公司。他质疑,三菱公司已就二战时强征中国劳工一事道歉赔偿,为何不解决当年在香港发行军票的问题。 “如果我的身体允许,一定会继续站出来,支持香港索偿协会的游行,争取日本道歉赔偿。”林彦斌也有另一个心愿,就是香港后世铭记每年8月15日——香港重光纪念日,毋忘香港日据时期的惨况。但大部分香港人就没有他那么幸运了,生活水深火热,饿殍载道。林彦斌也曾耳闻目睹日军虐杀平民,包括日军为解决粮食不足,在街上强拉平民,然后一船船运出公海杀害或载往孤岛自生自灭,有的则运往海南岛劳役饿死。 “我最希望能够在有生之年,看到日本政府兑回自己手上的军票。万一不行,就会留给下一代继续争取(兑回军票)。”今年89岁的香港市民林彦斌,一边翻看着手中一迭迭泛黄的日本“军用手票”(军票),一边念念有词诉说。视频:逾5亿日本军票无法兑换 香港老人索偿路漫漫来源:中国新闻网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企业时政
学国际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