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胜利75周年又一日本细菌部队名单曝光

发布时间:2020-09-12   转载请注明:http://thewalabotdiyreview.com/ribenjunyan/2020/0912/606.html 
字号:

  有一名女“马鲁太”在狱中生了孩子。在摄影班中把女“马鲁太”妊娠的对象究竟是什么人当成话题。这充满好奇心的话题立即传播开来。每当女“马鲁太”妊娠,几十张照片和猥亵的会话结合在一起,到处充满了的气氛。山河浩荡,初心不改。2020年9月3日, 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5周年纪念日。回望历史,从“战斗到最后一刻”的南京保卫战;到“不惜用生命填进火海”的台儿庄血战;从“打完子弹就上刺刀冲锋”的平型关大捷;到“以血肉之躯战胜精良装备”的百团大战。14年浴血奋战,无数青年扛起刀枪保家卫国……1945年9月2日,日本代表登上美军“密苏里号”军舰签署了无条件投降书。至此,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结束,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落下帷幕。但是在731部队看来,“马鲁太”的母亲只会生“马鲁太仔”。由于“马鲁太”是材料,那么,她的孩子也只不过像饲养老鼠一样地被饲养着而已。不消说,母子都遭杀害了…… “在731部队进行活体实验,是日本人亲手进行的,这是事实。这些实验的内容是多么惨无人道,我们无法把自己的视线从那些由知识分子(医学工作者、研究人员)带头搞的这些残酷的事实上移开。”——森村诚一同日,侵华日军第七三一部队罪证陈列馆举办《侵华日军细菌战史料档案专题展》,首次曝光了另一支日本细菌战部队的成员名单。二战期间,日军曾成立多支细菌战部队,其中最晚成立的一支,是1942年在新加坡的成立“冈字九四二〇部队”。1942年,日军曾在我国云南实施过两次大规模的细菌战,导致20万人死亡,参与作战的细菌战部队,就包括九四二〇部队。这份名簿共登记了468人的个人信息,记录了包括所有成员的姓名,出生日期、原籍、职务、原部队信息,亲属信息等内容,其中七三一部队、一八五五部队、一六四四部队等细菌部队成员占226人,名簿中共有将官1人,校官13人,技师8人,这些人组成了九四二〇部队核心管理层,由于此前缩减档案文献极少,使得对九四二〇部队的基本形态及战时行为的研究缺乏核心资料,此次名簿的发现,对于研究这九四二〇部队,以及日本细菌战体系,有着极其重要的史料价值。一打开大门,一股福尔马林液的气味就钻进人们的鼻子,视神经受到刺激,使人睁不开眼睛。原部队一个人员回忆说:“第一次看到陈列室的人,不禁会吓得瘫软,甚至会吓得坐在地下。” 关键词干部淫笑着让部分人员观看这些照片。原中国女教师、苏联女学生和被捕的“马鲁太”的妻女们带着手铐,在无法抵抗的情况下在单间牢房里,首先由部队人员用照相机进行凌辱。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上世纪80年代,日本作家森村诚一的纪实文学作品《恶魔的饱食》,记载了大量美国、日本等政府秘不外宣的档案资料,揭露了关于731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全貌,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要记住历史,不要记住仇恨。”已故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李秀英曾经如此说。今日,分享《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部队揭秘》一书中的片段,再次回望这段不该被遗忘的历史。《恶魔的饱食》是从加害者的角度来记述这段历史,承认不承认这本书的记述,是一个是否承认过去的侵略战争历史和侵略罪行的根本问题。——森村诚一在侵华战争中,日军制造了一系列令人发指的暴行,其中就包括灭绝人性的细菌战。9月2日,国家图书馆发布“日本细菌战资源库”等文献整理成果,面向公众免费使用。内容包括日本细菌武器研究与试验、日本对华实施细菌战、日本使用活人进行人体试验、日军针对战俘及平民的暴行、盟军对日本涉细菌战科研人员和军人进行调查、盟军关于组织战争罪行审判等方面的史料。此外,档案还系统揭示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审判期间,美国为获取日本细菌战所谓“研究成果”,阻碍司法公正,牺牲中国人民追究日本细菌战罪责的权利,与日本达成秘密交易的内幕。这是人体各部位的“陈列室”。一位731部队人员说:“尽管部队的领导人解释说这是从诺门坎事件的战场上取回的标本。但是没有一个人相信这一点。因为解剖‘马鲁太’的结果造成标本的数量一直在增加,添了不少新的标本。” 在“陈列室”陈列的不仅是人头,还有从大腿部切下来的人腿,也有没有头颅而四肢弯曲的人体,肾脏、肠等卷成一团泡在液中。还有妇女的子宫和胎儿。人体的所有部分都被泡在大小不同的容器中。恐怖的陈列室在731部队里,同关押“马鲁太”的特设监狱相并列,有一间“恐怖的房间”,除少数有关人员外,其他人严禁进入这一房间。据说,这让领导感到吃惊,对有关人员下令不准谈论。由于部队人员和家属等殉职人员增多,甚至要在部队内建立一座寺庙,作为部队的设施。学苑出版社为森村诚一先生正直、勇敢和坚韧的精神深深感动,克服重重困难,出版了《恶魔的饱食》。此书出版后,学苑出版社还陆续将《恶魔的饱食》中译本免费赠送给一些图书馆、抗战纪念馆,有关党政军部门、日本研究机构、长期关注日本问题的专家学者以及翻译工作者,以让更多的中国人民知道731部队在中国犯下的罪恶。图为1945年9月2日东京湾“密苏里”号战列舰上,日本陆军参谋总长梅津美治郎(前排右)在日本投降书上签字。新华社发有一位美貌的女职员死亡,其死因不明。按誓约书的要求,对她的遗体进行了解剖。现卤现捞技术培训内部资料!但是由于她是一个妙龄美女,参加解剖的队员在队内传开了她遗体的特征。这些泡在浅咖啡色的溶液中的头向着走进室内的人,充满怨恨地无声质问:“为什么把我放在这里!” 部队人员死后,准备了“安灵室”。可是等待女“马鲁太”母子的却仅仅是印上编号的卡片和焚尸炉…… 而另一方面则有如下的证词:有一名妊娠的“马鲁太”被捕以后在狱中生了孩子。她为了救孩子一命,表示同意自己被用作任何“实验”。她流着眼泪,每天恳求看守人员救救这个孩子。只有部分部队人员知道这件事…… 在731部队的诊疗部,工作的护士多数是女职员,她们不允许进入“口”字楼。部队人员和家属有一个共同的义务:那就是向部队提出一份写明“自己死亡后,无论什么原因,都同意解剖自己的尸体”的誓约书。被进行遗体解剖的部队人员和家属的人数不详,但不在少数。尘埃中回望,战争受害者心中的伤疤与痛楚仍未远去。如今,有人在不断为罪恶洗底,试图将真相涂抹掩盖,也有人在努力让世人铭记正义,为了悲剧不再重演。森村诚一先生倾尽十多年心力,冒着生命危险采访了原731部队人员,还越洋渡海前往美国,费尽周折挖掘出美国、日本等密不外宣的大量档案资料,并赴中国进行现场查证,彻底揭开了关东军满洲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的全貌。 “二战期间”,侵华日军731部队在中国进行人体实验和细菌战,犯下滔天罪行,这一兽行在日本埋没了40多年。而大多数了解731部队的日本人,开始接触这段历史的肇端,便是《恶魔的饱食》。与此形成对照的是女“马鲁太”的待遇。在部队领导人中,悄悄地传阅过几十张关于女“马鲁太”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摄影班拍摄的。拍摄的都是被脱去衣服的女“马鲁太”下半身的各种姿态,都是特写镜头的照片。细菌战致使中国人民遭受了严重的疫病灾难。疫病流行,夺去无辜民众的生命,更给活着的人罩下了恐怖的阴影。大量炭疽病人身心的创伤终生难愈,承受着绵绵不绝的痛苦折磨。泡在这些容器中的人头,有的睁着眼睛凝视着上方;有的头发被裹成一团,紧闭着眼睛;有的面部被破坏得像石榴;有的被刀剑从头部到耳朵后边劈成两半;有的被锯锯开露出脑浆;有的面部严重溃烂,分不清眼睛、鼻子和嘴巴;有的皮肤上生满了红色、蓝色和黑色的斑点,呆呆地张着嘴。沿着白墙排列着三排高约60公分、宽约40公分装满福尔马林液的玻璃容器以及三层玻璃柜。在福尔马林液中,放着人头。

图说天下

×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企业时政
学国际体育